Hi, there! 👋

Blog for a coder, riding his bike, with two cats lying on his back.

简单给 2022 结个尾吧

今早起床瞥了一眼日历,发现今天已经是 2022 年的最后一天了,想来还有点意外,没想到这么快 2022 年也要结束了。回头一想今年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觉得有必要记录一下,于是就写吧。 工作上的七七八八 今年年头,我从美格辞职,去了一家叫“消费者报道杂志社”的公司,干起了爬虫的工作。也算是从这份工作开始吧,我算是正儿八经地干起了程序员的活:写爬虫、改 bug、调数据等等巴拉巴拉,不过也是干了这份工作才发现我有多菜,毕竟不是科班出身,在基础上和人家科班出身的差距还蛮大的,但我自己工作干得倒还行吧,技术上遇到的大大小小的困难也差不多都啃了下来?(算是吧?)印象最深的就是京东商城的 cookie 参数破解,这还是我第一次接触到 js 逆向,难度嘛,有,但也是真的很有意思,感觉自己像在做解密,虽然最后破解出来的 cookie 并不能让我的爬虫完全避开风控(后来还是用自动化框架去处理了,实际上我现在还是不太清楚那时做的逆向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但那将近一个月的时间确实让我技术上长进了不少。 不过吧,我现在这个技术水平在爬虫领域来说也只是个新手,我另一个同事做了 4 年的爬虫,差距那是显而易见的,人家处理的是淘宝天猫的模拟登陆、阿里云验证码破解啥的,这比我这个难度大了不是一点半点,只能说,还远着呢。 今年对我影响最大的,应该还是被裁吧。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就已经被裁一个月了。11 月底的时候,老大打电话给我说,公司今年虽然营业额有增长,但还是入不敷出,所以想着缩减一下成本,整个开发部门被裁了差不多一半,我也是其中之一。当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说实话我有点……委屈?不满?算是吧,毕竟我们爬虫组 3 个人,只裁了我一个,虽然说着并不是我工作上的问题,那又是什么问题呢?想追着多问几句但想想也没啥必要,公司赔偿也给了,好聚好散吧。 所以这个 12 月份我就在家休息+学习+找工作,到现在面试了 4 家,也是面试这几次之后我才发现我基础原来那么薄弱(但想想也正常,非科班出身,基础知识上必然会漏不少),可能我一直以来的想法和方向都有所偏颇了?可能我很久以来都停留在一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阶段却不自知。天天想着自己要学这个要学那个,但好像确确实实没有想过学来做什么用,以及为什么要学,编程语言终究是工具,我应该拿这些工具做些什么呢?这些工具为什么要这样用为什么要那样用呢? 而且在上一份工作中,我意识到一个问题:什么才算是程序员思维?又如何用程序员思维去解决问题?我确实不知道,现在依旧很困惑,而且我觉得我并没有形成一套有逻辑的解决问题的思维方式,回头想想自己遇到过的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过程,总是透着一股莫名其妙的混乱感。 写着写着就感觉越来越混乱了,如果有看到这篇文章的人,还请别介意哈,当我自言自语就好。 给工作上总结一下的话,我觉得可以概括成这几个词:有点难度、有点混乱、有点进步。 比工作更混乱的疫情 今年的疫情真的是……跟连续剧一样,真 TM 跌宕起伏,我也喜提黄码和“小阳人”,经历了封村、封楼、抢不到菜、居家办公和 12 月头突然解除封控等等一系列疫情限定操作。真的是,非常乱套了,而且疫情封控期间各种“以疫情防控为先”的不愉快的经历,让我对个别、局部的防控措施非常失望,这种差点就没人性的封控真的有意义吗?不知道。 12 月中的时候我也阳了,怎么说,还是蛮难受的吧,我之前也有文章记录过。估计过完年可能大部分人都会阳过至少一遍,算是“群体免疫”吗?(有点打脸了怎么觉得) 关于疫情的记忆,好像很多,但下笔又不知道能写些啥,就这样吧。 写点今年的开心事,不能太丧 今年的开心事嘛,和我女盆友在一起五年了哈哈哈哈,下一步应该就准备见家长结婚了:D 然后,我们养的两只猫猫也都顺利长大了,现在真的是俩肉墩墩(医生都说这猫养的不错,不能再胖了)自从养猫之后,家里的快乐多了许多。正好我 11 月起基本都在居家办公,这么说的话,能粘着女盆友的时间也更多了,这算是居家办公的一个优点吗?╮( ̄▽ ̄"")╭ 然后,我们买了第一台 switch,我入坑了公路车骑行,女盆友找到了合适的舞蹈室……好像,今年开心的事都是不大不小的碎片?看来今年真的有点灰暗,但好歹灰暗的日子还有点点快乐的碎片可以回忆,蛮欣慰了。 就这样吧 写完了?算是吧,感觉今年发生了好多事但写的时候又感觉啥都没发生,就年末了。 自从出来工作后,就觉得时间过得好快,兜兜转转 2022 也要过去了,年年都希望明年更好,真的会更好吗?会的吧,也许。 就这样吧。

Dec 31, 2022 Â· 1 min Â· Me

我也是小阳人:从感染到康复全记录

终于我还是没有逃过变成小阳人的命运🤪,虽然这次的症状来得快去得也快,但有一说一,这可比大号感冒或者大号发烧来的难受多了。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虽然还没有完全康复,但精神状态也好了不少,于是想来记录一下 Day 1. 晕晕乎乎 + 口干舌燥 第一天刚出现症状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很严重,就只是觉得喉咙很干,而且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当天喝了好多水(在家里从来没有这么勤快地烧水喝过);我女朋友第一天倒是蛮严重的,虽然是发低烧,但整个人脸都烧红了,而且感觉傻傻的不是很清醒的样子,不过睡了一下午之后就好了很多,基本“复活”。 我的体温:36.5 °C 女朋友的体温:38.3 °C Day 2. 睡不着 + 头痛 + 咽干咽痛 + 有点想吐 其实应该算是从第一天的夜里就开始了,上床之前就感觉头痛越来越明显,而且是那种胀痛;上床之后就感觉嘴巴里一直黏黏糊糊好多口水,但始终感觉吞不下去,喉咙里像有个东西堵着一样,越吞越下不去;加上本来就有点鼻塞,呼吸就有点不顺畅,只能用嘴呼吸,越用嘴呼吸喉咙就越干,越干异物感就越强烈……这么一弄我那天晚上几乎整宿没睡。 所以第二天起来的之后的状态可想而知了,基本就是啥事都提不起精神,加上又一直在发烧(基本就和我女朋友第一天的状态差不多了害),下午吃了个布洛芬,人算是稍微活过来一点,到晚上除了嗓子还比较难受之外其他就好很多了。 我的体温:38.5 °C 女朋友的体温:36.2 °C (已经满血复活) Day 3. 半血复活 + 嗓子像吞刀片 第三天其实症状就慢慢地下去了,体温也恢复正常了,这应该是这几天来睡得最好的一晚,除了嗓子比前两天严重一些,吞东西真的和吞刀片一样(不过喝了水会好很多),精神状态也好了不少,比如这篇博客就是我今天写的:D 希望明天嗓子不要再那么难受~ 我的体温:没测 女朋友的体温:也没测 Day 4. 基本满血复活 + 好想咳嗽 今天基本上已经没啥不舒服的了,除了嗓子好痒好想咳嗽其他的基本一切正常。主要就是有痰然后一点点的鼻塞,看有的推文介绍说这是身体在清理“战场”,包括各种细菌、免疫细胞还有新冠病毒的尸体,主要是通过咳嗽、痰或者鼻涕排出体外,这么看来的话我应该快恢复得差不多了(耶:D)

Dec 18, 2022 Â· 1 min Â· Me

记: 我被赋黄码了

昨晚下了班到家吃饭的时候,随手点开健康码一看:哦豁?黄了? 万万没想到啊,作为从疫情开始到昨天一直保持着绿码的守法公民,竟然也被赋了黄码了。看到那黄澄澄的页面,心里一点波澜都没有那是假的,一开始只是觉得麻烦,因为我要去指定的黄码检测点排队做核酸去,而唯一的检测点离我家其实有那么一段距离,就是有点懒得走。 懒归懒,该做还是得做,所以吃完饭我就骑了辆共享,晃晃悠悠往检测点骑过去。路上我一直在纳闷:我没有在封控区停留呀?我上班的地方附近也没有疫情,咋个就黄码了?官方还解释过:如果在封控区停留一段时间就可能会被赋黄码——问题是我也没停留呀?我天天上班踩单车,按照平时我 30+ 的速度,这咋也不可能逗留呀?合着只要路过一下也算?那未免有点离大谱了(昨天上班路上确实路过了一个被封控的小区,但只是从小区外面飞过去)。 等我骑到核酸检测点附近时,前面突然堵车了,看着老长的车流半天动也不动,算了,下来走吧,反正也没多远。当时我以为黄码的核酸检测点还是在之前我去过的那个医院,所以径直朝医院走去,就在我走到医院对面的路口的时候,发现路的左边挤满了人——拥挤程度几乎可以和早晚高峰期的3号线体育西路站相提并论了。我开始还纳闷着:这么多人?怕不是另外开的一个核酸检测点?对面医院不是有吗?为啥都挤在这里。等我到了医院门口,一个保安举个喇叭大喊:“黄码人员请到马路对面新开的核酸检测点进行核酸检测!医院检测点不测了!关门了!”(还重复了好多遍) 哎,行吧,看来我也得和辣么一大群人一起“贴贴”了。 具体排队的过程我就不打算写了,反正人挤人,各种抱怨、吐槽,甚至还有开口骂的,体验非常非常糟糕(极其典型的中国式排队),我从晚上八点半开始排队,排到快十点才到我做。 做完核酸回家路上,我就一直在想:黄码明明是为了减少相关区域人员流动和聚集,但这样安排黄码检测点真的能起到减少聚集的作用吗?万一昨晚排队的人群里有一个红码,那昨晚百十来号人全都得被隔离(小红书上已经看到过不少这种案例了,是真的冤死),这不是起了反作用吗?另外,有的人明明在家里哪都没去,离封控区也搭不上边,真就“人在家中坐,黄码天上来”?说是为了尽量排除区域范围内有其他密接或次密接的可能,但是这样对个人来说真的就合理吗?而且这样的例子不止一个,是很多。 从疫情爆发到现在已经两年了,我一个中国人确确实实认同国家的防控策略,也非常认可国家的防疫成果。但疫情防控当中暴露出来的各种“小问题”真的有被重视过吗?之前上海疫情多少人连饭都吃不上,现在西宁疫情也是同样的情况,百姓的声音再大,部分基层管理机构甚至部分基层政府权当听不见。网络上能查到的几乎是清一色的正面新闻,从来不会报道哪里的民众有什么困难,也不会报道因为防疫工作的失职或过激导致的严重后果,我也只是在一些公众号、一些博主那里听到看到了一些处在疫情防控区的,需要帮助的人们的需求和心声。但转念一想:需要帮助的人们不去寻求政府和基层管理机构的帮助,反而转向网络上的大V们请他们帮忙发声,这不是一种悲哀吗?部分防疫机构和相关工作人员真的不需要反思一下自己的行为和态度吗?疫情防控本身就是一个需要集体参与、集体配合的过程,但集体也是由个体组成的,如果连个体的最基本的生活需求都保证不了,还要求他们配合防疫配合工作岂不是有些强人所难? 因被赋黄码,排队人挤人测核酸,有如上感受和想法,今日记录下,仅此而已。

Oct 27, 2022 Â· 1 min Â· Me